话火

带土陷入团藏的陷阱,被困住。在手机信号被彻底屏蔽之前,不知出于什么心情,打给了卡卡西。

输入那个这些年一直烂熟于心的号码时,带土的手不可抑止的颤抖了一下,但随即稳了下来。

可能是知道自己今天可能会死在这里了吧,所以才会下意识的打给那个人。他很明白自己对他的感情,也从来没准备逃避。这些年来,他对他从最初的爱意,到现在彻骨的恨意。这么说可能也不准确吧,彻骨的恨意中隐藏的是无法言说的爱意啊,正所谓爱之深,恨之切。这份爱意也因此变得不纯粹,参杂了太多的东西。

将手机贴近耳边,听见响了几声后电话被接了起来,他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喂。”

“……”

“……带土,是你吗?”

“……”

“唉,算了,我知道了,我会来找你。”叹了口气,卡卡西无奈的说。

手机里的声音断断续续,听见熟悉的声音愣了愣神,没有心思回应,他保持了沉默。直到信号完全被切断了。

……

正在等着被敌人发现的带土,突然听到了下面警车的声音,和老头子的吼叫声,突然就放松下来了。想着总算没事了吧正准备睡一下的带土突然听到了外面的枪响,警惕心一下子又回来了,带土还来不及做出反应,门就被撞开了,随后好几个人压着门进来了。

“带土?”卡卡西看着眼前的人,踏进了房间。

“卡卡西?”带土的眼睛微微睁大,有点不可置信看着眼前的人,眼中传递出‘你怎么在这里?’这样的疑问。

卡卡西摸了摸头,不好意思地眯着眼睛笑了一下,说:“这个啊,说来话长,要感谢的话,以后一起去感谢斑先生吧。”

一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的带土,略带不爽的想,死老头又做多余的事了。

看着面前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带土,卡卡西下一秒摆出了严肃的表情:“带土 ,我现在只想对你说一直没能说出口的话。”

“……”他不知怎么回应,又保持了沉默。

“我爱你。”

“我知道你现在仍然爱着我。”

带土咬牙切齿,他知道是斑说的。他想让眼前的人停下,但没有力气去阻止。

“我也知道你恨我。”

……

“但是,没关系。”

……

“是爱是恨,都已经没有关系了。”

眼前人恼人的声音仍在继续。

“我想要和带土在一起,”

“只要是你,就没问题。”

“你的爱也好,恨也好,我都会全盘接受。”

“我想和你在一起。一直。”

注:斑爷有在带土身上注入定位器、窃听器,他听到俩小子居然在这种生死关头腻歪差点气得内出血。其实带土最后给卡卡西打电话的时候心里很不爽来着,他还想着臭小子最后一通电话应该打给他,结果应该说果然吗,虽然是他撮合他们两个的,到最后带土没有打给他,他还是伤心了一把。

@水沐离

大纲版片段四(斑回归)

带土十五岁时,也就是灭族事件发生的两年前,斑从忍者世界过来了。

“琳,明天见!”带土傻笑着和琳告别,在踏进院子之前嫌弃的瞥了一眼站在一边不吭声的卡卡西,又嫌弃的说:“笨卡卡,明天见。”

互相告别后,带土进了院子,然后上前推开和室的门,便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屋子里还有第二个人。那个人盘腿坐在榻榻米上,对着站在正门处的带土笑了起来。

一瞬间警觉起来,还来不及开口,来人便笑看着带土说:“哟,带土,好久不见哟。”

带土惊觉,搜索了自己的脑海,发现自己确实不认识此人,大声斥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哦呀,带土不记得我了吗?”来人笑意不减。

“那我这么说吧。”

“这么说带土可能会想起我呢。”

“毕竟带土可是贤二呢。”

“喂!你说谁贤二呢!”带土下意识的反驳。

“带土 ,我回来了哟。”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带土觉得眼前人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真实了起来,然后和记忆中的某个影子重叠了起来,带土不可置信的呢喃道:

“你是……老……头子?”

斑的笑容有一瞬间的破裂,但还是顺着他点了点头。

“唉,不对啊,老头子不是死了吗?”

“就算老头子没死的话,也不可能这么年轻啊?”

随着呢喃的内容越来越不正常,斑的笑容最终破裂,忍无可忍地对着带土吼了起来:“小兔崽子!你说谁老呢!”然后不知从哪拿出个大团扇,准备对对面还在愣神的人冲过去就是一顿怒打。

“这吼声?唉?真的是老头子唉!”其实早就确信此人真的是老头子,带土故意说着惹怒眼前人的话,其实就是想听老头子吼他。

带土听到吼声的一瞬间眼泪涌了上来,说完上面那句话后,便无视斑的凶态,哒哒哒几步并作一步跑到斑身边,扑进了他怀里,哭了起来。

斑愣了一下,然后想到了那时候哄小时候的这个爱哭的小兔崽子的记忆,无奈的笑了一下,很熟练的抱住他,轻轻拍着他的背,故意露出嘲笑的声音:“小兔崽子哟,都这么大了,还这么爱哭啊。”

“呜呜呜……我才……不爱哭呢!”

“呜呜呜……斑……”

“我好……想你……”

斑愣神,然后再次无奈地笑了,想道,唉,真是,还是对这个小兔崽子完全没办法啊。

斑凑到带土耳边,尽量用温柔的声音对小鬼说道: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后续:然后斑向带土解释了他的事,虽然带土不是太明白(毕竟贤二),还是知道这件事绝对不能告诉另外的人。

  @水沐离

【德哈】精神洁癖(战后)

忍不住说两句了。

关于题目,其实还好啦,只是有点疑惑,可能因为我本人没有洁癖不是太能理解,我其实早就想回复你了,但是你每次发文都很晚很晚了,然后就想着下次吧,结果下次就到了这个时候😂

其实我觉得lo主你有些细节真的处理的很好。

黄金三角之间的关系,赫敏和罗恩对哈利的态度,关于罗恩的描写,还有他们之间相处的细节,都处理的很好,很贴合原著。尤其是对罗恩的描写真的太赞了,总算没看到一个没长脑子的罗恩了。

还有对马尔福一家的描写,虽然只是轻描淡写,但那种一家人之间的相互扶持、卢修斯的严厉、纳西莎的温柔都体现在字里行间啊,可能是lo主把我最喜欢的马尔福一家描写出来了吧,反正我就是觉得超棒。

然后是哈利和德拉科的关系。一开始德拉科对哈利的态度,并没有像其他同人那样描写,德拉科一开始就对哈利抱有某些幻想,然后因为哈利的行为而怎么样怎么样,并没有为了甜而甜,而是写德拉科对哈利有些很复杂的他自己也理不清感情,然后在一次又一次的相处上慢慢发现自己的感情,虽然我也很喜欢暗恋这个设定,但在这里这样写似乎不太恰当,因为我觉得写他们两人之间那种感情慢慢变化的过程在这里似乎更好一点,更吸引人,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

最后就是关于诅咒的描写,这个真的太赞了!德哈二人对待诅咒的态度也很贴近原著啊!可能是我太蠢了,其实一开始哈利突然对少爷的情感变化,我只是以为这只是简单的哈利突然发现了自己对德拉科的感情才会有那些想法,完全没有向魔药啊诅咒上想,所以还真是出乎意料啊,我在看上一章的时候关于诅咒其实有一个猜想的,我觉得可能是哈利战时受到的诅咒,战后才显现出来,内容是会让自己最爱的人碰到自己就会像针扎般痛苦,所以一辈子只能过着远离这个人的痛苦生活,你越是爱这个人,你就会越痛苦。但是我发现我还是太单纯了,看这一章后,你的意思好像是连哈利对德拉科的感情都是由于诅咒产生的,这也太虐了吧,天哪我奇怪的虐点(ಥ_ಥ)本来写贴近原著的同人就已经很虐了(ಥ_ಥ)你为啥还要这样啊!

真的要我说你对每个人物的描写真的很符合我脑海中对他们的想象啊!真的特别喜欢!表白lo主!

@蓝丝带

蓝丝带:

第八章  线索


哈利的心里乱极了,就算确定了是因为魔药的作用,这对他也没有任何帮助,他必须找到解决方法。


三人回到休息室,坐在了沙发上。哈利沉默了一会儿,罗恩有点担心哈利的状况,正要开口说点什么,被赫敏用眼神制止了。


她吸了口气,看着低着头的男孩“哈利!你愿意给我们解释一下吗?”


哈利抬头看了女孩一眼,没有说话。


赫敏鼓励道“我们可以帮你!哈利!只要你说出来,一定可以解决的!”


哈利犹豫了会,清了清有点干哑的嗓子,开始从那份无意中看到的报纸解释起。


他差不多说完了这两天他和马尔福之间的所有事情,并且忍着胸口的抽痛重复了马尔福的恶心感言,试图劝服赫敏和罗恩,确实不可能是马尔福下的魔药。


期间罗恩几次都因为不敢相信而想要打断,都被赫敏及时阻止。尤其是费尔奇差点发现他们,而马尔福救了哈利的那一段!虽然哈利含糊着带过去了,但那块破地方能有多大!两个人得有多亲密的姿势才能躲开费尔奇的寻找!而且,那个马尔福!一直都只会戏弄哈利的马尔福!居然救了哈利!


赫敏专心听完了整个故事,她知道哈利肯定漏掉了点什么他说不清楚或者不想说的事,但她也已经足够想象这两天的哈利到底处在一个多么痛苦的境地。她只能伸出手握住了男孩的手掌“我们会帮你的,好吗?不要太难过!”


罗恩虽然处于震惊状态,却还是迅速地回过了神,对着哈利坚定地点头,想要给好友一点安慰。


“你是说,马尔福碰到你就会像针扎一样?”赫敏仔细思考了一会儿,开始分析情况。


哈利点了点头。


“那个马尔福说的话不可信!说不定魔药就是他下的!这都是他为了摆脱嫌疑故意装出来的!”罗恩还是坚定地认为马尔福就是罪魁祸首!毕竟这一整场乌龙中,除了马尔福自说自话的刺之外,那个混蛋是唯一的受益者,而且同时还让哈利这么难受!这不是他最爱干的事吗?这一切在罗恩眼里简直就是明摆着写着,凶手就是马尔福!


哈利知道罗恩是关心他,他无奈地朝罗恩笑了笑“我当然也和你一样怀疑过,罗恩。”他又想起了马尔福带着愤恨表情的嘲讽话语“但是,这一次,你可以相信我,马尔福没有说谎。”他的笑容里浮出一丝苦涩“事实上,马尔福说得没错,这个东西真的是个不错的刑罚,终身难忘。”


马尔福为了挣脱他的手痛苦到扭曲的表情,不管从哪一个方面来看,都对他是一种深深的折磨。


罗恩别过了头,他坚信哈利现在中了这种魔药,所有关于马尔福的好话都有好好考量的必要。但是看着哈利难过的表情,他真的不敢随便再说话了,也许只能加深哈利的痛苦罢了。


赫敏不安地看了哈利一眼,不得不说,被爱情折磨这件事,她有足够深切的体会,也正因为如此,她知道,所谓安慰人的话,就真的只是一种安慰,所谓接受,不过是接受好意,没有一句局外人的话能够战胜你自己都欺骗不了的心。


她不能看着哈利忍受这样的痛苦,这件事必须解决!


哈利第二天还是去上课了,躲不躲马尔福是一回事,他不想自己在面临情感危机的同时,还要面临学业危机。所以,老办法!第一排!


赫敏注意到了哈利的奇怪举动,眼神暗了下去,也联系到了昨天哈利的行为,是她疏忽了,没有提前注意到。


一整天,哈利都行色匆匆,低头走路,避免看到任何人,赫敏和罗恩沉默着跟在他身后,也只能懊恼,他们帮不了哈利。


晚饭哈利也就胡乱塞了几口,请求赫敏帮自己在图书馆带两本书,就回宿舍了。


罗恩也想陪着哈利回宿舍,不管是出于不想学习,还是担心哈利,他都不想去图书馆,当然,最后还是被赫敏拖去了图书馆。他知道,罗恩虽然心好,但是并不是会说话的人,这个时候留下他们,不是吵起来就是让哈利伤心。


老实说,赫敏有点心不在焉了,她确实很担心哈利的状况,合上了书本。罗恩立马眼巴巴地看着她,以为终于要回寝室了,赫敏有点想笑,罗恩的样子实在有点可爱。她故意瞪起眼,明显在说,还早呢!然后起身去找哈利要用的图书。


应该是要写黑魔法防御课的论文吧!哈利要的那本书叫做《不可饶恕咒的起源》,这本书她早些时候看过了,实在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书,有关于那些起源,都是让人不寒而栗的怨恨和恐惧,她顺着书架熟练地走过去,一眼就找到了那本书,翻开看了两眼,确认没拿错,点了点头,习惯性地伸手去整理了一下因为空缺而倾斜的书籍。


《残酷刑罚》,看到书名,赫敏楞了一下——事实上,马尔福说得没错,这个东西真的是个不错的刑罚,终身难忘。


犹豫了一下,赫敏拿起了那本书,并没有抱什么期待,但看看也没差,反正她总有一天这本书会出现在她的计划单上。


赫敏拿着书回来的时候,图书馆的人已经不多了,罗恩甚至侧着脸趴在桌上睡着了,浅色的睫毛在灯光下投出一片阴影,嘴角因为手臂并不平坦裂开了一点,样子还挺可爱的。赫敏终究是没有叫醒他,翻开书,便看了起来。


罗恩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被赫敏大力地摇醒“快起来!罗恩!我们回去了!”


这句话对他真的相当奏效,罗恩迅速地收拾好东西,一抬眼,发现赫敏已经提好书包跑出了图书馆的大门。


这也太奇怪了吧!第一次,赫敏居然离开图书馆比他还早!他回过神来,追了上去“赫敏,等等我!”


赫敏风风火火地将书一把砸在哈利正在赶作业的桌上。


哈利差点被吓了一跳,他抬起头诧异地看着赫敏,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赫敏骄傲地昂起下巴,用眼神示意他去看那本书。


哈利不确定地将视线转回到这本书上——《残酷刑罚》


“我干嘛要看这本书?我写论文要用的不是这本!”哈利还是一头雾水。


赫敏笑了笑,在哈利对面坐下,她拿过书熟练地将书翻到某一页,然后推到哈利面前。


哈利看了眼赫敏,小声地念出了书上的内容“还有几种残酷的刑罚由于信息缺乏并未收入书内,但他们的残酷程度丝毫不低于书中的任一种。其中尤为古老的一种残酷刑罚是利用了一种名叫‘荆棘’的魔药。有传言说,这也是一种爱情魔药,能让人无法控制地陷入一段爱情里。而它之所以名叫荆棘,也是因为,身中魔药的人将会对他所爱上的人带来针扎般的刺痛感,他们的每一秒触碰都是对双方的酷刑,一个来自于身体,一个来自于精神。”念到这里,哈里停了下来,他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赫敏。


女孩摊了摊手“你们完全找错了方向。你中的魔药准确来说,其实是一种刑罚。”


赫敏示意他接着读下去“来自爱人的伤害,深刻并且痛苦!这种药简直就是魔鬼的把戏。由于此种酷刑来源于古老的纯血统巫师世家,在大多数纯血家族中作为典藏,并不外流,所以信息缺乏,具体效用尚不能完全确定,制作材料不详,解药不明。”


哈利震惊并且绝望,这书的意思是,根本就没有办法找到解药啊!


赫敏不知道她是否应该说出这句话“我想,马尔福会乐意帮忙的!听你的描述的话。”


哈利低下了头,一方面他想解决这件事,但另一方面他不想马尔福帮忙。那就好像是马尔福急切着想要摆脱他,这个想法让他的大脑开始尖叫,并拒绝他继续思考。


这真的是一件相当矛盾的事,哈利早就分不清楚他的哪一段思维是否还受着魔药的影响,所以他也分不清楚,他想解决的到底是什么?是莫名其妙就陷进去的感情还是马尔福在触碰到他时的刺痛。


他开始怀疑,会不会有一天,他被魔药影响到,根本不愿去解决这件事,只希望他和马尔福能继续纠缠下去,哪怕是恨和厌恶。


看着哈利满脸蔓延开的痛苦,赫敏实在不知道她要说些什么好。


罗恩终于赶回来了,看到赫敏和哈利沉默着对坐着。


哈利勉强着心情对这罗恩打了个招呼,拿着作业上楼了。


赫敏将还不明白情况地罗恩拉了过来,开始给他解释详细的情况。


哈利回到房间,看了看床头的无梦魔药,终于还是拿出了扫帚,从窗口飞了出去。当然他给罗恩留了纸条,不能再让那两个人大半夜跑出来找自己了。


塔楼的夜晚总是安静的,哈利喜欢这种安静,有风拂过脸颊的惬意,半弯月亮挂着。远处的林,远处的水都在黑暗里悄悄做着梦,世界都沉睡的安全感。


你可以忘掉任何你不愿想起的事,你只需要,沉默。整个世界都是你的听众,他们陪你一起沉默,就好像你的存在本来就是和他们一体的,没有所谓命运,没有所谓争斗。


哈利喜欢这里。他从这里学到了,一个人最大的勇气有时候不是来自于你的决心,而是来自于你的本能。当你摒弃一切思想的时候,你最想要的,最希望的,就会自己走出来。所以哈利来到这里,他需要作出一个勇敢的决定,一个他内心最渴望的决定。


 


德拉科这几天相当心不在焉,布雷斯发现了,潘西也发现了。但是,没人愿意去惹一个沉默的马尔福,尤其你明知道他不想说话的时候。


眼看着德拉科又看着同一道题发了近十分钟的呆,潘西终于忍不住推了德拉科一把。


德拉科回过神不耐烦地看着女孩,似乎为自己被打扰了相当不爽。


潘西没好气地回了他一个白眼“德拉科!你是失恋中的少女吗?”


布雷斯停下手中的笔,微微笑了一下看着潘西,等着看戏。


“闭嘴!潘西!我不想讲话!”德拉科放下了他单手撑住下巴的手。


潘西正要反驳。


“也许,你愿意和我谈谈。马尔福!”格林芬多的万事通小姐正抱着一本书,走到了德拉科面前。


潘西转过身来看着她,语气傲慢“我们和泥巴种没什么好谈的。”


赫敏抽出眼神瞪了女孩一眼,没有说话,仍旧看着男孩。


德拉科疲倦并且不耐烦,但他还是站起身,跟着赫敏走出了图书馆。


留下潘西和布雷斯一脸震惊。先是救世主男孩,现在是救世主男孩的万事通小姐,德拉科到底怎么了!


赫敏熟练地将手中的书翻到某一页,然后递给他。


德拉科扫了一眼女孩,接过了书。一页扫下去,德拉科的眉头也越皱越深。


“我想你会很愿意帮忙的!毕竟,看起来你似乎也为这件事相当烦心。”老实说,赫敏具有一种格林芬多似的骄傲,即使是在求人帮忙,也依旧带着不卑不亢的沉稳感。


德拉科向来不喜欢这个万事通小姐的说话语气,轻哼了一声“万事通小姐从不关注新闻吗?马尔福庄园已经被查封了!家族图书馆当然也包括在内。”


赫敏多少是震惊的,她没有想过会这样,所以哈利中的魔药真的没法解决了吗?


“你总该认识别的纯血家族的!”赫敏还是想替哈利争取机会。


德拉科对于嘲笑一个高傲的女孩很有成就感“马尔福遭受了审判之后,你以为还能有多少家族愿意与马尔福来往!斯莱哲林只冲着利益往前走,那才是最好的道路。你该多用你的脑袋好好思考点实用的东西,而不是成为一个书呆子,万事通小姐。”


“至少扎比尼和帕金森还愿意不是吗?”


德拉科愣了下,他知道布雷斯和潘西其实应该也早就被家族命令过严禁和自己来往了,去找他们并不是个好方法,他们也许愿意瞒着家族和自己相处,却绝不可能违抗一整个家族的力量帮助自己。


不管怎么样,他们对自己做的已经够了。


“很多事情都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格兰杰。我会想办法的。”他将书还给了赫敏,转身走回了图书馆。


德拉科有很多天没见过波特了,除了上课。哈利总是坐在第一排,从来也不会回头,他恍然想起,他和波特已经很久没有争吵了,这让他多少觉得有点奇怪。即使是在战争中,他们也从来没有停止过争吵。


非要说的话,德拉科很清楚,自己并不是那么有勇气的人,在家族的重担开始移到他面前之时,他都是惊恐的。但他急于证明自己,证明自己可以做得到,证明自己可以很强大,证明自己并不是真的懦弱。


没有指认波特大概是他在整个战争期间做过的最有勇气的事,但事实上,他并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他没有像接受伏地魔的任务时那样去给自己下定决心鼓起勇气。他就只是那么做了,一直到他做完了,他都没有意识到他到底做了一件多么需要勇气的事,他的本能快于他的思想。


波特抢走了他的魔杖,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用魔杖去攻击那个男孩,或许只是单纯地觉得他们的争吵,不应该和战争混为一谈。争吵的那段记忆是好的,每一句每一眼都是骄傲和放肆的碰撞,那是他喜欢的,而战争不是。战斗和死亡对于他来说是遥远并且恐惧的,或许他只是努力想挣脱。


他确实胆小,他并没有真的选择哪一方,他真正想的,是远离这场战斗。他想回到过去,回到他仍旧可以骄傲,仍旧可以肆无忌惮的时间,地点。


然而那个时间,那个地点,他耍着高傲嘲讽的少年却是这场战斗的最中心。


而他,也终于不得不被推上战场。母亲大概是他在这场战斗中最大的安慰,那是这一生最爱他的女人,也是这一生德拉科见过的最聪慧最勇敢的女人。


波特出庭后,德拉科问过母亲,为什么要在伏地魔得眼皮底下,救了波特。


母亲看着他,端庄并且优雅,他的语气里没有责备也没有赞许“因为你不想他死。而且…他告诉我,你还活着。”


德拉科听着母亲的话立刻反驳“那个疤头我巴不得他死!”


母亲却淡淡地笑了“如果是的,我会帮你,德拉科。”


德拉科愣住了,他并没能真正理解母亲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为什么母亲会感觉自己并不想波特死。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死对头。


另外,他对父亲请求波特出庭这件事感到万分不解,父亲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波特对他们父子两恨得到底有多深。就算母亲救了波特,波特也愿意为母亲证词,他却说不定会在波特的证词下永久地住进阿兹卡班,可是父亲全程都对出庭十分的镇定,看起来并不惊讶。到底为什么父亲会做出这种决定?


不管怎么样,他和波特的事情必须解决了,既然格兰杰已经有了线索,他们完全可以趁这个圣诞节处理掉这件事,他…应该和波特谈谈了。


Ps:爆字数了!!!!漫长的一章,两人没有对话不开心……下一章就可以写到两人独处啦(›´ω`‹ )!我们的口号是甜甜甜!!!

怀中嫉妒(12)完结

忍不住来吧啦几句。

虽然知道番外很甜,但我依然抑制不住的难受●﹏●大概我是个超级浪漫主义的人,不喜欢任何虐的结局,想看皆大欢喜的结局,或者是我对这对的偏爱让我希望他们能一直温馨的生话在一起,总之各种原因。

但我知道这是他们最可能的结局,也不能说是结局吧,因为他们的故事没有结局,我相信Even会如他信里所说的开着白色特斯拉去向Isak求婚的,我期待着那一天。

之所以说是最可能的结局,那是因为Even的骄傲不会允许他这样活在Isak的生命中,像个附属品一样,这样的爱情也不会长久。而他希望他们的爱情能够长久,所以他选择离开,他选择改变,他选择让自己成为更好的人,只为了Isak。这大概也是他们的爱情最好的结果吧。

而Isak大概永远也没有想到他的十七岁会是这样吧,疯狂,肆意,为爱不顾一切。Even就像一道光划破了Isak灰色的世界,从此他的世界开始变得色彩斑斓,他的世界也就此只剩下他。仿佛他们不需要世界,他们就是世界。大概就是这样的疯狂。

所以当Even离开时他才会那样的绝望,那样的撕心裂肺。他可能也怨恨过Even的无情,怨恨他把自己推向万丈深渊,一个没有他的万丈深渊,但这最终都化为对Even永无尽头的爱意。

他大概也没想到自己会爱一个人这么深吧,但Even就是Even,他仅仅只是出现在Isak的视线中便足以击碎Isak筑起的所有高墙,悄无声息的,毫无防备的。对于Even又何尝不是这样呢。他们对彼此的感觉大概就如Beyonce的《Halo》所唱到的那样。

但最另人难受的果然还是Isak没看到Even的信这件事。你文里的他们不像《skam》里的他们那般幸福,Isak并没有看见Even的信,但我想看到了也会是这样的结局,他们注定要错过彼此的年少,但我想他们会拥有彼此的青年、中年、老年去弥补他们的遗憾。这样就够了。这是最好的结局。

最后表白一下lo主,感谢你带给我这样的故事。(以及赚足了我的眼泪!

@褚冷翠
褚冷翠:

嫉妒是无疾而终的爱。
“然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什么?爸爸,您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位叔叔吗?”
一个漂亮的小男孩趴在isak膝头,棕色卷发已经长到颈间,isak温温柔一笑,“是啊,之前的事情好像做梦一样,到时间了,醒过来了,一切都结束了。”
“可是,爸爸,你为什么看起来那么伤心?”
“啊,有吗?”isak伸手把小男孩揽入怀中,肩膀尚且稚嫩的孩子顺势揽着isak的脖颈,道“爸爸,你是不是很喜欢那位叔叔?”
isak紧紧抱着小男孩,声音有些沙哑,“是啊,我很喜欢那位叔叔。”
“是那些漂亮阿姨喜欢你的那种吗?”
“不,比她们还要深的那种。”说完这话,isak的左眼突然掉出一颗泪,碧色眼瞳蒙上一层水纹,“是想和他成为家人的那种喜欢。”
只是无疾而终。
isak抱着男孩,坐在花园里面,刚刚入秋,湛蓝晴空有云絮飘忽,偶有叶子打着旋从树枝飘落到肩头,像一桩有去无回的想念,趴在肩头的树叶,复生了一年又一年。

“那天,奥斯陆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房间内温度有些低,isak裹着被子,不太舒服的蜷缩着身体。
“even⋯⋯去把温度调高一点⋯⋯”isak把手伸到旁边,企图推even起来。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摸到。
身边枕头与室内同温,isak瞬间清醒。
even不在房间。
意识到这个事实之后,他的手开始剧烈的抖动,isak只觉得自己现在眼眶发疼,冷汗从脊背处顺着脊骨一节一节蔓延。
“isak,冷静,isak。”
isak无机质的重复着这句话,他起身,试图从杂乱的床上摸出自己的手机。
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也不见了。而手机和钱包被整齐的放在床头。
“isak,冷静,isak。”
isak穿上昨天在even面前脱掉的浴袍,起身准备找even。
腿脚酸软的isak穿着拖鞋踉踉跄跄的从床上爬起来,他拉开房门,看见一束红色玫瑰躺在地面上,紫色缎带绑着。isak只是看了一眼,便直直冲向电梯,没有回头。

“然后我就在外面一直跑啊,可是那位叔叔把我的衣服都穿走了,当时脚上还是酒店的浴室拖鞋,奇怪,居然也感觉不到冷。”
“他家,酒吧,都去过了,宝贝,你知道那些酒保看见我穿着浴袍的样子有多害怕吗?他们大概觉得我是来寻仇的吧。可惜当时我连双正经的鞋子都没有穿。后来实在跑不动了,我就站在十字路口,看着零星来往的车辆发呆,我当时就在想,这里面会不会有一辆载着那位叔叔,会不会有一辆里面就坐着我那位,大概再也见不到的爱人?”

雪越下越大,白色浴袍的边角已经被黑褐色的泥土染上污垢,isak站在十字路口中间,用冻到发硬的手指给eskild发了一条短信。
“eskild,我的十七岁结束了。”

“然后,我就顺着路一直走啊一直走,雪渗到脖子里面也毫无感觉,双脚好像一条索引,我又回到了酒吧那里。”

深沉的天幕飘落一片片雪花,酒吧的生意差了许多,因为even喜欢蹲在酒吧后门抽烟的原因,他几乎没有从酒吧正门进入过。这是isak第一次站在酒吧正门,被冻得的双脚不自然的蜷缩在一起,冷白的脸颊上有雪水的痕迹。

“宝贝,那天我是第一次知道这所酒吧的名字。Alt er Love。宝贝,这个名字的意思是,一切都是爱。”

浑身冷透的isak看着彩色的酒吧招牌在雪中夺目流彩,终于没有忍住,蹲下身,双臂紧紧抱住自己,嚎啕大哭。

“爸爸,那那位叔叔喜欢您吗?”
男孩贴着isak的胸腔,听见他的心跳速度突然加快。
“爸爸?”
“他吗,嗯,喜欢的。他也喜欢爸爸。”
可惜无疾而终。
又一片叶子飘落,搁在桌子上的红茶早已凉透,慢悠悠的时间从脚边的草丛上走过,isak看着自己交叉在孩子背后的十指,嘴角勾起了少年时候的弧度。

even,这是你离开的第七年,福利院领养回来的孩子非常可爱,他叫Andy,棕色头发跟你很像,尤其是站在阳光下面。

even,我还是没找到更喜欢的人,大概以后会遇见吧,我不着急。

even,你现在又在哪里,和谁一起,经营着什么样的人生?

“isak,我爱你,不管你是否选择继续看下去,我都希望你能知道这件事。”
“isak,你慢慢把我从往事的泥潭里面拉出,可我发现自己上岸之后依旧满身污秽,低贱的过去并不是自己想要忘掉就可以忘掉,此刻的你大概还可以以爱情为盾来抵御外界对你的非议,或者说就像你所期待的那样活得真实就可以。
可是我们在一起,不仅仅是要少年时期在一起,我们还要一起经过中年,老年,直到垂垂老矣的秋叶变成结痂成块的泥土,直到日头从一方升起又落入另一方。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分享彼此对对方的深爱,更多的是面对一起生活之后社会的拷问和难以避免的热情消减。
我可以不在意,但是你不可以,与生俱来的某些优渥条件的使用同时你就应该明白有些时候规矩并不是用来约束你,而是让一切运行可以井井有条。而在规则之外的东西并不是不可以存在,但这很可能会成为你的软肋,很可能会成为别人加以运作的工具,在你还未真正强大起来之前。isak,我不想成为你在面对别人时候问起来的嘴上的心虚和眉间的犹疑。
isak,我很想和你一起喝下午茶,想去你学校接你放学,想去认识你的朋友,尤其是你经常提起的那位eskild,想去融入你的圈子,想和你一起打扫家务,想给你烤非常好吃的草莓挞和苹果派,想在突然睡醒的时候就能看见你的脸,想和你一起养一只狗,想和你做很多事情⋯⋯可是现在不可以。
我不想成为你附属的恋人,不想只是单纯凭借一腔热情去过活,因为我想和你长长久久。
isak,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就想立马走到时间前头,我想拼命跑啊,跑到时间的前面,去见见年老的你,去对年老的你说,我喜欢了你一辈子。
isak,你是我最不想伤害却又不得不伤害的人,从我这里到你家,大概只有几条街,可是那几条街,我却一直都没敢走,怕心里一记住这条路,自己身后就没有退路了。
isak,你知道吗?当你露出身后纹身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灵魂好像瞬间被你握住了,你可以爱抚它捉弄它或者肆意去伤害它。当我亲吻到那枚纹身的时候,我才知道我有多想你。
isak,你的睡颜非常漂亮,不知道你有没有感觉到,我偷偷亲了你一下。
isak,你不适合带耳钉,以后等耳边愈合,就不要碰这些东西了吧。
isak,我总觉得阳光在你背后的时候才叫温柔,我总觉得在你睁开眼睛之后黑暗才算过去。我总觉得在你说完爱我之后,我的爱你就变得一文不值。
isak,我爱你,我非常爱你,发疯嫉妒一样的爱你。我想听见人群为我们庆祝的尖叫声。isak,我想开着白色特斯拉去娶你。
isak,我想第二次遇见你,以崭新的身份。
在离开你之后,我一定会定期去做体检,好好吃饭,好好休息。
现在是晚上九点二十一分,isak,我等着我们第二次遇见的那天。”

只可惜被藏在玫瑰花里面的长长信件,终于没有被人看见。
花束那么大,好像捧起来的人只要穿着白色西服,就可以立刻去教堂举行婚礼。